克罗地亚

萨格勒布:悠然古韵充满惬意的情调

风景如画的露天市场,浓郁的民风,巴洛克风情的古城,漫步在一派活生生的城市气象中,从名字原意是"战壕"的萨格勒布,穿越到两座毗邻的山岗,直到1850年两座山岗正式合并统一,成为当今这座处处写满人文精神美丽而沧桑的城市,这里也是克罗地亚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圣母升天大教堂、圣马可教堂、洛特什察克塔、耶拉契奇总督广场、失恋博物馆

铁托故居:库姆罗瓦茨

对于一代人来说,铁托是曾经心目中的英雄。历史的脚步没有停歇,但人们的记忆却是永久的沉淀。铁托的全名约瑟普·布罗兹·铁托,是前南斯拉夫共和国的最高统帅。1892年5月出生于克罗地亚一处普通的村庄,故居是一座砖木式结构民居,建于1860年,1953年被辟为铁托元帅纪念馆,房屋外面有一尊建于1948年的铁托全身铜像。

里耶卡:中欧的地中海灵魂

清风经过碧蓝的天空,快步走进繁华的海港,白色的城市,梦的起点,蓝色的亚得里亚,圣洁的海洋,透明的音符,斑斓的彩虹,跳跃在里耶卡的巨大钢琴之上。里耶卡是克罗地亚第三大城市,主要港口,奉行宽容与共存的理念,也是二战之后,意大利里被迫割让给克罗地亚的地方。

普拉:竞技场,让意大利人念念不忘

二战期间,意大利的法西斯曾经尝试拆迁普拉建于公元一世纪的圆形竞技场,想放置到意大利本土,但是,因为搬运成本过高而很快放弃。于是,世界上仅存的六个罗马竞技场,有一个安然无恙留在了伊斯特利亚半岛南端的古城。绵延交错的历史,美丽的港口风光,使普拉具有独特的魅力。 

罗维尼:今天没有风

今日的罗维尼没有风,只有天空淡淡的云,今天的罗维尼夕阳很安静,弯曲的小路在精疲力尽的秋夜有些无奈的寂寞,也绝对美丽;今天的罗维尼灯火通明,自由与孤独仿若孪生的缠绕;又是一座叫小威尼斯的城市,粉彩建筑,故事深巷,桅杆重重,处处充满意式鲜浓的风情。 

扎达尔:岁月冲刷着海洋风琴

古罗马时代的城市结构,凯撒和奥古斯都时期的城防--塔楼、城墙、城门,威尼斯共和国的占领⋯⋯岁月冲刷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海洋风琴,每一代人每一个时刻的挣扎沉淀,叠加给后世便成为迷人的传奇。西边是广场、教堂、神庙,外围是露天竞技场和公墓,碧海蓝天与文化遗迹如汹涌的海浪在人们的胸怀中推波助澜。

扎达尔城门、圣阿纳斯塔西亚教堂、圣多纳特教堂、海洋风琴 

斯普利特:活力四射的古城

将近2000年的故宫(戴克里先宫)、旧宫城里的现代情调生活、海港假期休闲娱乐,当这一切结合在一起,不历史成躯壳,不美呆成画卷,老城给今天世俗的喧嚣、市井,铺陈着一代延续一代的积淀;美景给或小资或奢华的情调,刻画着绚烂的背景,斯普利特是座活力四射的古城。 

戴克里先宫、圣杜金教堂、海滨大道、鱼市场 

杜布罗夫尼克:在地球上找到的天堂

英国剧作家肖伯纳这样写道。站在古墙之外,望峻峭的岩石掀起汹涌的碧浪滔滔,自然力、壮美,和幽然古意,种种感觉同时涌来,走进古城门,豁然大道,不敢分辨年代的街巷古屋,完美的结构,令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但那从14世纪就开始营业的药房,一百年支撑的老店,窄巷中欢喜的放学孩童,沿着古城墙行走看城内外万千气象,又把人拉回现实中⋯⋯

派勒城门、杜布罗夫尼克大教堂、Franciscan修道院、杜布罗夫尼克市钟楼、Rector宫、城墙 

十六湖国家公园,水汪汪的天堂

光与影的变幻之中,十六个湖被形态不同大小各异的十六条瀑布连结在一起,有的丝丝缕缕,如盆景般细腻;有的飞流而下,气势恢弘。沿着崖壁,顺着山路,依着湖畔,或悬浮山腰,或横过湖面,或穿入岩隙,曲折铺设的木栈道,依山势回转高低起伏,连接着闲云野鹤般的人们,虽然十六湖的瀑布在落差和宽度上都不在世界前列,但其密度、绚丽和多样性却令人惊叹不已,有人把这里的瀑布群评为世界最美的十大瀑布之一。 

克罗地亚的世界文化遗产

杜布罗夫尼克老城(1979年,1994年)

斯普利特历史建筑群和戴克里先宫(1979年)

波雷奇历史中心的尤弗拉西苏斯圣殿主教建筑群(1997年)

特罗吉尔(1997年)

希贝尼克的圣雅各伯主教座堂(2000年)

斯塔里格勒平原(2008年)

斯特茨奇中世纪墓葬群(2016年,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、黑山、塞尔维亚共有)

威尼斯从15至17世纪的防御工事(2017年,与意大利、黑山共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