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葵的捷克和旅行

捷克的利多枚舍、库特纳霍拉、布尔诺、特热比奇

捷克首都布拉格,第二大城市布尔诺,两座城市之间,有一条长度整整200公里编号为D1的高速路。从我来到捷克的时候,就知道这条路,在这条路上奔波。后来,越来越多的朋友都知道这条路以“搓板”和无休止的维修闻名。虽然对路况多有抱怨,我们还是习惯以高速路为主导,以高速路为“直通车”,一当离开高速而辛苦地穿梭在小路上,终于到达一个地方并感到些许惊艳,甚至产生一种美好物事被埋没在山野中的错觉。 有介绍说,利多枚舍(Lytomysl)坐落于传统的布拉格、布尔诺交通要道上,才让我忽然想起,好多小城的介绍,都说他们恰恰处于某某商贸要道⋯⋯,把捷克地图上我们习惯的高速路抹去,十二处文化遗产居然就就差不多被过去的
+

今晚重逢,约在布拉格LA DEGUSTATION

认识了20年的朋友来到布拉格,认识的年头,和我在布拉格生活的时间一样长。我们有7、8年没见面了,这期间都在各自的领域成长。 他们说布拉格天气好啊,阳光明媚,说来就来了。重逢本来是件如此简单和轻易的事情,我们却总容易把自己搞得过于沉重。 过去,我们经常会觉得身边的人和事不过是人生过客,而对明天心怀翘望;其实,当我们自己的人生都是过客,每个过往和此刻就是永恒。 此时此刻,四个人,隆重地坐在这间安静街道里的低调贴心的米其林餐厅。 朋友说,布拉格瓦茨拉夫大街,路边的烤肉肠太好了,中午吃掉一整条,路边木房子里的小吃也好热闹。我们说,真心喜欢大排档,怀念番禺河边潮湿的傍晚,还有撑篙卖木瓜的船。优雅的侍者
+

做客布尔诺

周末的旅行,了却了我的小小心愿——去布尔诺。 怎么说呢,布尔诺是捷克第二大城市,拥有中欧最大规模的展馆。我们做贸易的时候,去参加过展览,也经常去参观展览,却总是与这座城市擦肩而过的感觉,从来没有用心。于是,展馆外边的布尔诺,就剩下从高速路望见缓坡上一座座七、八十年代的居民板楼。 三皇会战、图根哈特别墅、敲钟人错报时刻、孟德尔种豌豆、米兰·昆德拉(Milan Kundera)、莱奥士·雅那切克(Leos Janacek),和库尔特·歌德尔(Kurt...
+

和市长同游皮塞克

去捷克南部,多次经过小城皮塞克(Pisek),却从没有到过市中心,自从无意中看到一张石桥的照片,开始对这里有了几分向往。 车停在市中心大广场(Veleke...
+

卢布尔雅那,温暖的晚餐

斯洛文尼亚,不熟悉的人总是把它和斯洛伐克混淆起来,名字差不多,还都是1989年以后的新国家,虽然一个在西斯拉夫,一个在南斯拉夫,反正从大处说还是同一个民族。 进到卢布尔雅那,还别说,除了略带南方的气息,真觉得和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迪斯拉瓦有几分相似。 在网上找房子,市中心都很贵,看到一家稍稍靠外的三星,网络评分很高,图片也可爱,就订上了。酒店不大,像是专门为公司小会议准备的,房间很大,堪比四星,比较设计型,宜家的风格,带一个厨房角,有冰箱,抽屉和吊柜里,锅碗瓢盆和茶具都是崭新的,只是我们没有准备茶叶和泡面。网速巨快,还在房间里准备了一台笔记本电脑。 前台的小姑娘也很热情,看到我们对她讲的公共汽车
+

威尼斯,陷阱也很美丽

稍微上网处理了点工作,我们就起程,前往主要的目的地——威尼斯。 来欧洲十多年了,都还没来过威尼斯,应该说恰恰因为住的不远,所以才并不着急,想在一个从容的时候从容地走来吧。 先说酒店吧,我们曾经比较矛盾,要住到岛上去,还是梅斯特,后来旅行社的朋友建议说,还是住梅斯特,否则停车拉着行李再转火车很周折。于是,就选了火车站对面这家大厦。酒店是70年代风格,我们其实喜欢更古老一点或者更新一点的,但是他们家的房子合适,3人房间,如果第4个人不足12岁不加床,就不需要加钱,附近其它挑上的酒店,要订4人房才行,贵很多呢。酒店的接待人员很热情,见我们是4个人,专门帮助调了大床小床,房间很小,干净,也挑不出什么毛
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