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地利

葡萄园里的梦,瓦豪河谷

葡萄园里的梦 瓦豪位于维也纳西郊,从梅尔克(Melk)到克雷姆斯(Krems)这一段30公里的多瑙河流域,是多瑙河流经的河谷地区,称为瓦豪河谷。在2000年,瓦豪河谷因其优美的自然景观与沿岸的城堡村庄,而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,也是奥地利境内的5个世界文化遗产之一。多瑙河由西向东缓缓向前流着,充满神奇色彩的古堡和废墟俯瞰着古老小镇和村庄,一片片葡萄园连绵起伏——这就是这一地区的典型风景。
+

维也纳,多瑙河女神

公主一个人走在城堡寂静的走廊里,空旷的墙壁响起她脚步的回声,那种悲哀是否曾经延续了一个世纪之久?我们仿佛看到了茜茜公主清秀的容颜,仿佛听到了那个浪漫爱情故事背后凄婉的真实。光芒无限的音乐之都维也纳,既是古老的皇家城市,又是现代的艺术中心,既能体会到浪漫的乡愁,又能领略现代情怀。如果评选艺术与生活鉴赏家最理想的城市,只有维也纳当之无愧。 维也纳有“多瑙河女神”之称。山水秀美,景色诱人,哥特式的史蒂芬大教堂如同这座文化之都的地标,霍夫堡皇宫令人惊羡昔日帝国显赫家族的豪华与壮观,国家歌剧院、人民剧院奏响无比美妙的乐章,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的名望令人们朝圣般地源源不断地涌来,城市公园中音乐家的足迹,更
+

音乐是萨尔茨堡无可替代的空气

这里时间很慢,闭上眼睛,耳边似乎有流动的风与悠扬的音乐缠绕,200多年前那个天才的音符还在飘浮跳跃,半个世纪的动人故事还在流传,而三十多年前刚刚离去的大师已悄然魂归故里。音乐是奥地利,更是萨尔茨堡无以替换的空气。当一个城市有了大师、电影、传奇,还有迷人的山水与历史文化,是不是太过奢侈?   萨尔斯堡名扬世界是因为音乐,这里是伟大音乐家莫扎特和指挥家卡拉扬的出生地,电影《音乐之声》的摇篮,拥有世界舞台的美誉。漫步市中心,穿行于主教官邸广场看华丽喷泉,在老市场广场回忆往事,在莫扎特广场和粮食胡同欣赏天才神童,而多姿多彩的建筑风格让人迷恋和沉醉。   《音乐之声》是有史以来最成功
+

雪域山城因斯布鲁克

因斯布鲁克在阿尔卑斯山怀抱中,如同被佑护在神的臂弯;美丽的因河在群山相映之下,如同翡翠,软玉般飘落。碧蓝的天空,绵白的云朵,盎然的绿野,金色的屋顶,冬季的阳光,带着皑皑的清冽,照进陈年老巷。 因斯布鲁克的意思是茵河上的桥,它在历史上的发展主要归功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,是德国到意大利贸易的必经之路,也是奥地利从西到东的枢纽。今天的茵斯布鲁克不仅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现代化生活中心,也是大学城和奥林匹克城。迷人的黄金屋顶建于1420年,玛丽亚.特雷西亚大街亦为小城增添了无穷的魅力。  
+

哈尔施塔特—惊为仙境,如同一张来自天堂的名信片

有人说,如果两情相悦,就去哈尔施塔特,那里安恬的温暖会给你们的爱一个归属;如果一处相思,就去哈尔施塔特吧,那里纯净的浪漫会给爱一个答案。山水或可重演,而气定神闲的风韵却不可复制。  
+

瓦腾斯,那依山而建的“施华洛世奇水晶世界”

那依山而建的“施华洛世奇水晶世界”,从巨人的嘴巴走进之后,眼前豁然开朗。小镇瓦腾斯是施华洛世奇水晶在全世界仅有的两间工厂所在地之一。就像可口可乐守护着配方“X”那样,施华洛世奇公司至今仍保持着家族经营方式,把水晶制作工艺作为商业秘密代代相传。至今他们仍然独揽多个与水晶切割有关的专利。 在占地两万平方英尺的游客中心里,有七个不同主题的地下展馆。那些由名师之手设计而成的水晶作品固然流光溢彩,但参观者们往往会在重达135磅的世界最大水晶面前惊叹不已,又或者在由12吨彩色水晶砌成的水晶幕墙处流连忘返。  
+

沙夫山

沙夫山出现在电影《音乐之声》的开场之中。,如果我们乘坐齿轨火车一路攀岩而上,行程过半便有置身云海的感觉。沙夫山顶海拔1783米,云蒸霞蔚气象万千之间,一侧是遍野的花海,一侧是垂直的峭壁,如果天气晴好,可以鸟瞰萨尔茨卡默古特的14湖全景。
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