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国

对巴黎的赞美是多余的苍白无力

对巴黎的赞美是多余的苍白无力,是乏味的梦想无边,是疯狂的优雅,是香艳的浪漫⋯⋯如果还没有去过巴黎,马上动身还不算晚,赶在心老之前,铁塔的浮云霞照,圣母院的悲剧情结,凯旋门的火焰,卢浮宫的微笑,⋯⋯不管你带着什么心情,离开的时候,都会爱着走。   巴黎最浪漫的香榭丽舍大道,从凯旋门开始,这里也是城市主要庆典活动的起点,以此为圆心,放射出去的12条街道,犹如十二道光芒,映射着这座光芒四射的城市。香街另一端衔接协和广场,而卢浮宫本身就是建筑艺术杰作,蒙娜莉莎、米开朗基罗的维纳斯和胜利女神更成为馆藏最富盛名的三大美女。西提岛上的巴黎圣母院,被誉为由巨大的石头组成的交响乐,闪烁着法国人民的智慧
+

太阳王的顶级豪华凡尔赛宫

    铁面人、太阳王⋯⋯,从奇迹般的诞生到幼年登基,从马萨林的佐政和秘嘱到英明君主与绝对集权,平生文艺与风流,在世时间甚至不仅超过子女、孙子,甚至2名曾孙,为王72年的传奇路易十四终于老去,家族里等待即位的只剩下曾孙路易十五。 正是这位传奇般的路易十四,看中了这座密林中的狩猎宫,一座顶级豪华的宫殿在1689年横空出世。 凡尔赛宫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。全宫占地111万平方米。建筑面积11公顷,以东西为轴,南北对称,包括正宫和两侧的南宫和北宫,内部500多个大小厅室无不金碧辉煌,大理石镶砌,玉阶巨柱,以雕刻、挂毯和巨幅油画装饰,陈设稀世珍宝,100公顷的园林也别具一格,花草
+

斯特拉斯堡,流淌着德意志的法兰西

一次简单的散步,在错综复杂的小路中探寻遗失的过去,有时闪现出某个未来主义影像,有时不经意间与斯特拉斯堡的文化遗产偶遇,发现斯特拉斯堡,是件快乐的事。 斯特拉斯堡,在历史上曾被德国和法国多次交替拥有主权,于是,在语言和文化上兼有法国和德国的特点。斯特拉斯堡的历史中心,位于伊尔河两条支流环绕的大岛,这片区域拥有中世纪以来的大量精美建筑,包括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和小法兰西,198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斯特拉斯堡还驻有包括欧洲议会在内的欧盟许多重要机构。  
+

移动城堡,永恒童话,科尔马

一杯浓香的咖啡,婷婷袅袅,飘过世纪的精致、小家碧玉的细腻,和亘古悠远的气息。巧克力色的木骨,奶油色的白墙,在浓醉的日光照耀下,微微泛着鹅黄色的光晕,清辉的石板路,温暖地拉长了步行者的影子,人影绰绰,恍惚间运河上的船夫,划过道道涟漪。科尔马有西欧的威尼斯之称,这里是自由女神像的作者,法国雕塑家巴特勒迪的家乡,还是日本宫崎骏动画片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之原型。    
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