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敢提及威尼斯,担心因此失去它

马可·波罗到中国来,跟忽必烈讲起一路上的见闻,谈到了世界上的很多城市。忽必烈于是问起威尼斯,问他为什么一直不曾讲到自己的故乡。马可·波罗笑了,说他在讲述其他城市的时候,其实就是在讲威尼斯,但是,他从来不敢提及“威尼斯”这个词,怕因此而失去它。

你印象中的威尼斯,是穿行还是迷失?是水道、贡多拉还是小桥?是烟雨蒙蒙还是曲径幽通?墙上那些不知年代的伤痕,屋檐下躲避风雨的暧昧,白鸽广场上的豁然开朗,栈桥上远望的遐思,那划着刚朵拉的船桨划出一道道涟漪,时间在涟漪中渐渐远去。

穿行在威尼斯,不可错过叹息桥、圣马可大教堂、圣马可广场、里雅托桥,而故意放任自己放纵心情,或许会碰到马可波罗的信息和古根海姆的记忆。威尼斯市区涵盖意大利东北部亚得里亚海沿岸的威尼斯潟湖的118个岛屿和邻近一个半岛。威尼斯曾经是威尼斯共和国的中心,十字军进行十字军东征时也曾在这里集结,而且也是13世纪至17世纪末一个非常重要的商业与艺术重镇。

亚得里亚海的女王水之都面具之城桥之城漂浮之都运河之城、及光之城,这一切都归于威尼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