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拉科夫,硝烟毁灭下唯一“幸存”的遗孤

风卷残云,一位英武的号手站在圣玛利亚教堂钟楼上,紧缩双眉,目光忧郁,他的视线凝结在远处那一片霍霍刀光处,成吉思汗的蒙古铁骑,横扫欧亚大陆,气势磅礴,所向披靡,直冲到克拉科夫王宫城堡,号手毅然吹响长号,凛冽的号声响彻古城上空,这时,一支长箭向着号手冷然射来。古典端华,精致风情,克拉科夫那暖黄的朦胧色调,如同醒不来的梦境,开放在电影《两生花》之中。

 

克拉科夫是波兰的旧都,有着“可以不去华沙,不可不去克拉科夫”的说法,被评为波兰传统和现代文明的融合之地。1978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克拉科夫曾与布拉格、维也纳三足鼎立,是为中欧三大文化中心,而波兰经历迁都易主及战火洗礼,一度在世界版图上消失,克拉科夫是硝烟毁灭下唯一“幸存”的遗孤。

沃维尔城堡与大教堂坐落于维斯杜拉河上方的石灰岩丘陵上,被命名为“城市心脏”的市场广场,被教堂、修道院、钟楼、方塔、商铺和民宅环绕,广场中央的旧布商会馆犹如一道哥特式长廊,同时亦散发着浓郁的文艺复兴气息。广场东北角的圣玛丽亚教堂,角塔上有1666年的镀金王冠,而为纪念当年的号手每个整点所发出的号角,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,成为波兰的象征之一。倾斜的旧市政厅塔、密茨凯维奇纪念碑,以及波兰最古老的大学亚盖沃大学,都将这座城市的历史娓娓道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