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拉格,故事多到失语,景色美到幻灭

布拉格的春天,熹微的晨曦与落日,如同金黄的啤酒从莹亮的水晶杯折射出的光芒;悠长的人影晃动在细碎的石子路上,仿佛伏尔塔瓦河粼粼的细波荡漾;大桥上的故事,古钟后的传说,寂寞的卡夫卡,失意的昆德拉,永远定格在新城的大街、怀旧的广场。故事多到失语,景色美到幻灭,波西米亚千年灵感在耳畔呢喃,北边寒冷,西边饥饿,南边爱情,东边希望⋯⋯

布拉格城堡坐落在伏尔塔瓦河西岸制高点,是波希米亚国王的住所,也是当今总统办公所在。捷克最大、欧洲第四的哥特式教堂——圣维特教堂,收藏着王国历史。现存最完好的仿罗马式建筑——圣乔治教堂,两座直立高塔,分别象征亚当和夏娃。金匠术士曾经地聚集地——黄金巷,充满迷人的风采。

横跨伏尔塔瓦河的查理大桥古旧质朴,与金碧辉煌傲然对立650年,漫步桥上圣哲雕像的丛林中,聆听圣约翰忠诚英勇惨烈的传说故事,拂面的清风令缓缓流淌不息的伏尔塔瓦河豁然开朗。

老城广场那精密的天文钟,每个整点都吸引着人潮,也揭开另一个悲惨的传说,典型哥特式建筑提恩教堂令人感到蓝天下的黑灰色竟是如此惊艳。

瓦茨拉夫大街位于十四世纪意义上的新城,大街两侧布满饭店、咖啡厅、餐馆、银行、时装店,颇令人感受古典与现代同步的新城气息,新文艺复兴式建筑国家博物馆,在大街高端,时刻不忘为这个民族和这片土地做些小结和批注。

高堡的历史传说可以追溯到公元七世纪,是布拉格最早的堡垒,保留着古老的罗马式教堂。从河岸边的城墙上可遥望布拉格城堡美景,回望静静的伏尔塔瓦河河湾。两位不朽的音乐家,和其他德高望重的文化名人,沉睡在高堡墓园,继续在他们心灵深处默默谱写对这座城市这个国家的热爱。布拉格也是个文化风格冲突的城市:一边浪漫,一边穿急,一面古老,一面现代,它是个欢迎并吸纳世界文化精髓的都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