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地重游17年前情景历历在目,百万人村庄慕尼黑

 

 

 

 

17年以前,邂逅一团北京游的德国游客,来自汉堡的小伙Sven私下里跟我们说,那几个人是巴伐利亚的,和我们北方城里人不一样。

几乎整整17年前,奥格斯堡附近的一栋联排house,主人Kurt帮我们准备了丰富的面包,让我们挑选喜欢的口味,执意给我们带着路上吃,对我们说,到了慕尼黑,千万不要乱买东西,那里很贵。和我们来kurt家汇合的Helmut,则在那里艰苦地练习前一天我们教的海尔姆特几个字,希望我们走前看到。

依依惜别之后,坐火车来到慕尼黑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,先去买好回布拉格的火车票,却查不到晚班火车,居然就敢不相信车站的信息,居然就敢相信自己的一厢情愿:这么大的两个主要城市之间,晚上怎能没车!

于是毅然决然地跑去奥林匹克公园,再返回市区,在完全无知的状态下,遍走玛利亚广场、英国花园、小凯旋门。又懵懵懂懂撞进HB啤酒园,看结实的跑堂大嫂一只手举好几公斤啤酒。

玩儿够了回车站,才发现晚上真的没有车。

居然就敢再次相信自己简单的分析——到边境总有办法,结果到了边境才知道,慕尼黑到布拉格的车没了,就等于这里到布拉格的车也没了,不仅到布拉格的车没了,去捷克的车也要次日凌晨了。

坐到一家餐馆,掏出仅剩的马克,问跑堂,你看看这些钱都花掉,能给我们吃什么。肯定不够正经主菜,但还是吃到了东西,依然满足。

夜色沉沉,凌晨启程,住店很冤枉,于是在街上游逛。

绿色调的警察来了,把我们带上警车带进警署,三个警员在明媚的灯光下连夜工作,都很精神抖擞,丝毫没有点上夜班的样子,我们一边等着他们查调我们的资料,一边小声感叹他们的敬业精神。然后,他们开着警车把我们送到一家旅馆,旅馆还剩最后一间房。夜过半,付一个整晚的酒店钱?绿警察无法理解我们的精打细算,以为完成任务放心地走了,我们则朝店家摆摆手,再次脱逃。

这次不敢在街上瞎逛,直接到车站,好心的值班员打开了候车室的门,一人一条长椅,睡了半宿。

清晨的小火车到捷克小城,上车前到处找海关人员给护照盖上出境章。到达捷克Domazlice以后,再转长途车返回布拉格。

其后,虽然多次途径慕尼黑,却居然再也没有仔细进城游览,这一次故地重游,百万人的村庄,文艺和生活。